当前位置:新闻首页  【专栏】从政者全部变政客 民主高楼快塌了

【专栏】从政者全部变政客 民主高楼快塌了-玛雅人

2020年04月08日 08:26:16 来源:【专栏】从政者全部变政客 民主高楼快塌了 编辑:越南乳瓜

【专栏】从政者全部变政客 民主高楼快塌了

【专栏】从政者全部变政客 民主高楼快塌了

上周见到民主党观塘区议员在街上挂起了几幅不同款式的横额,全部针对中国。

看着香港的政治局面,想起了孔尚任《桃花扇》的经典名句:「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」香港回归之后走上的民主之路,恐怕要被香港一班政客,搞到朱楼崩塌了。昨日讲到陈淑庄「酒吧群聚事件」,想起一班泛民政客,他们年轻时可能满怀理想,加入政坛。但几十年过去,一个一个变成了典型政客,讲一套,做一套。现世代环球政治走向民粹,香港好的不学,民粹学到足,一步走上激进民粹主义道路,绝对会葬送香港的民主前途。上周见到民主党观塘区议员在街上挂起了几幅不同款式的横额,全部针对中国。其中一条登出了习主席的头像横额,搞一个说话符号,大字标题话:「只要全世界受感染,就不会有新增个案了」令人觉得这是习主席说的话。横额底部还有一条小标题:「隐瞒疫情,惩处吹哨人,中国共产党遗害世界。」既把国徽的五星变成五粒病毒,又把我党党徽植入冠状病毒之中。看着这幅横额,感到香港激进政治的无底线。假如这幅横额出现在世界其他国家,马上会招致中国的严重抗议。《华尔街日报》发表文章题为《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》,惹起一场外交风波。但这些文章不如香港民主党区议员挂横额恶毒,横额说习主席「要全世界受感染」。难道只因为这些事情发生在一国两制的香港,中央便要哑忍?这幅横额所讲的,根本不符事实。过去不同疫症在不用国家最先爆发,例如○九年H1N1猪流感,先在美国及墨西哥爆发,当时没人说美国散播猪流感疫情,但为甚么新冠肺炎疫情最先在武汉爆发,就说成是中国散播新冠肺炎呢?病毒不认人,随机降临到世界各地,但有心人把疫情政治化,把个人政治偏见加诸于疫症之上。民主党挂出这条横额,把「向世界播毒」之话套入习主席的口,把国旗变成「新冠病毒旗」,又把我党党徽变成「新冠病毒」。当中衍生了几大问题。第一,法律问题。民主党中西区区议会主席郑丽琼,因在网上转发起警员底的帖子,以「煽动意图罪」被起诉。民主党这些横额涉及问题更严重,按《刑事罪行条例》第9条(1)煽动意图罪包括(a)「引起憎恨或藐视中央人民政府,或香港政府……,或激起对其离叛」。这些横额涉嫌引起人憎恨中央政府,已踩入煽动意图罪的范围。第二,政治问题。香港要争取民主,希望立法会议员和特首全面普选,而香港是中央政府属下一个特别行政区,相信中央政府不会笨到会容许一个投向外国、煽动仇视中央的政治势力,透过普选上台执政。香港普选有「一国」的底线。如果香港民主之路是要投向外国、推翻中央政府的管治作为前提的话,肯定会激起中央的大力打压,最后只会变成无休止的对抗。中央政府固然要为此付出代价,但可以肯定的,香港要付出的代价会大得多。民主党高层看着自己的区议员挂出这横额,没有制止,令人感慨良多。过去十年香港政治正走向激进化,而民主党大佬为怕失去选票,唯有向党内少壮派让步,任由他们走向反对国家的激进路线。未来的环球格局,将是中美对抗,而民主党似乎选择了站在国家的对立面上。这令我记起三十多年前的旧事,当时民主党创党大佬司徒华是《基本法》起草委员。我在采访《基本法》会议时,经常与华叔聊天,华叔是那种在房内把电视机声量放得很大、以防止被人窃听的人,所以他说他处处在防范我党,并不为过。不过,虽然如此,他还是对我说,香港要走民主之路,一定要以爱国主义作为前提。爱国不等于要完全认同执政政府所做的所有事情,但是一定不能够投向外国。华叔的话,历历在目,但看着泛民政客只为选票不计后果的行为,令我非常担心,再这样搞下去,香港这幢民主朱楼,总有楼塌的时候。(卢永雄)全文刊于《头条日报》「巴士的点评」专栏

友情链接: